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泉州教育网>>校园在线>>中学
记者探访北京唯一京外考点 考生盼望考回北京
    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北京高考最远考点 位于河北首钢迁安矿区

北京考卷提前一天运抵 石景山教师奔波200公里监考 考场座位不按常规设置……

探访唯一京外考点考生盼望考回北京

校长武书育和负责考务的教师,每年6月6日一大早,都会紧绷着神经站在校门口,等待这辆从北京开来的警车。

警车到达河北迁安后,会经过首钢矿业公司、一片又一片的矿山职工住宅区、矿山医院、矿山街委、矿山司法机构、依矿山风格修建的仿古办公楼……首钢矿业公司职工子弟学校,就坐落在这片依矿山而建的“独立王国”中。这里人更习惯称之为“矿山学校”。

首钢矿业公司职工子弟学校的高三学生将自己的高考愿望写在目标墙上 摄影/本报记者 郝羿

首钢矿业公司职工子弟学校的高三学生将自己的高考愿望写在目标墙上 摄影/本报记者 郝羿

 

全程247公里、车程3小时16分……这一超远距离的考点,打破了北京高考的一些常规,如北京所有考点校都是在6月7日高考当天早上才能接到试卷,再比如监考教师不存在留宿问题。

与北京所有考点校的监考老师不同,每年被派到这个最远考点的监考人员,都要在这度过3天2夜的监考历程,今年轮到石景山古城中学的教师。6月6日,首钢矿业公司职工子弟学校就会派车接古城中学教师过来,当地的招待所也已为他们预留好15个房间。

对于监考老师而言,这个最远考点校的考务也不尽相同,北京的考点每间考场常规设30个座位,但是在这里,每间考场只有20个座位,左右间距可以长达1.5米。“考生都是一个学校的,为了防止作弊”,校长武书育解释说。

23个考场、445名考生,在这个最远考点参加北京高考的学生,全部都是首钢矿业子弟学校的学生,不与其他北京考生混合编排考场,而是作为一个特殊的单设考点,保持一定的独立性。

学校一位教师在看考场时介绍说,学校的高考保障措施就靠矿山内部机构来解决,不与河北挂钩,与北京学校高考的前期准备也不尽相同,“每年的高考都是矿山的一件全民大事,街道秩序维护、救护车的准备、考场外交通管制都由北京公安局内保局大企支队、矿山的街道、医院等部门配合管理。”

“这里就像北京的一块飞地,与河北并无过多关联”, 首钢矿业公司的一位职工如是形容,“我们不用出矿区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从出生到死亡,都可在这里完成。”

上个世纪由北京“迁入”的子弟学校

从1978年恢复高考以来,这个远设在河北的北京高考考点就一直存在。为何北京高考要单设一个考点在河北迁安?在河北上学的学生,又缘何可以参加北京的高考?这些疑问,要追溯至北京首钢上个世纪的发展历史。

上个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首钢到迁安建设自有矿山,当时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露天采场”。随着矿山建设进入高潮,来自北京及其他地方的职工家属不断迁入矿山,子女的教育开始成为一大问题。

曾担任学校校长的赵福祥撰文回忆称,矿山刚建时,北京来的职工孩子都在附近农村学校借读,没多久孩子就不适应了,“一是口音不一样,那里的老师管‘二’念‘饿’;二是吃的也不一样,河北农村学校成天都吃花生、白薯。”

于是,首钢矿业公司开始进行企业办校,成立职工子弟学校。学校现今已由最初的一间30平方米平房校舍,建成从小学到高中的三个校区(包括

中心校区、五中、二中)。

“矿开到哪,学校就往哪建”,用校长武书育的话说,虽然学校的地理位置当时闭塞不便,但是为了职工的便利,子女就在自己身边上学。学校各校区门口现今仍是成片的职工住宿区,学生每天中午回家只需几分钟的路程。

首钢矿业公司作为首钢总公司的分公司,是北京市属企业。50多年来,首钢迁安矿区作为一块“飞地”,一直由北京市行使党政关系、司法管辖、社保渠道、教育、医疗、卫生、社区管理的实际管辖权。首钢矿业子弟学校现有学生3393名,一直以来,首钢迁安矿区职工子女,京籍、非京籍学生均参加北京市中高考。

“双城教育”带来了什么

在首钢矿业子弟学校边的主干道,来往的车辆不乏京籍车牌,这是矿区与北京最直观的联系。而高考作为牵引教育的最大指挥棒,首钢矿业子弟学校与北京的联系则更为实质。

“教材一直与市里同步,教师每年都要到石景山去领取新教材,学校的各项收费项目也按照北京市的标准来执行,教师职称由石景山区教委来评定,学生每年参加石景山区中小学运动会……”在这里,学生和老师都接受着一种“双城”教育模式——在迁安学习生活,参加北京中高考。

“你是哪里人?”这样一个问题,让高三考生赵雅楠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矿山的”,犹豫了一小

会儿后,她答了上来。而只有明确地问,“你住在哪里”,她才反应了过来,“我住在首钢迁安矿区”。

如同赵同学这一略显尴尬的反应,由于企业办学的特殊属性,以及远在河北迁安的地理位置,让矿山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难免陷入“双城”教育的一些“尴尬”。

“一般学校的社会实践带学生去河北哪里转?”像这样的问题,校长武书育也有些答不上来,“我们社会实践都带学生上北京了”。

学校虽建在河北迁安的土地上,但是用师生们的话来说,在矿山的“独立王国”里,学校与河北“基本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不招河北的学生, 只招首钢矿业公司职工的子女。”武书育说,由于

首钢矿业子弟学校特殊的高考政策,他们在生源把控上十分严格,要经过首钢矿业公司四层把关及石景山区教委的最终确认,原因是“为了防止高考移民”。

今年将参加高考的赵雅楠,出生于矿山,带有一些唐山口音,和爸妈都算是当地的“土著”,她说所有矿山学生从小就知道,将来他们是要参加北京的高考,并都志愿考上北京的大学。谈起北京,她说已经记不清去过多少次了,“小的时候每年春游都去北京玩”。虽然常去北京,但是赵雅楠说,因为从小一直生活在矿山,并不十分了解北京。

“高考要考一些渗透北京文化的考题,我们的学生肯定没有北京孩子熟悉,很吃亏。”校长武

书育承认,“双城”教育让他们面临一些困难,包括高考在学生干部加分前,他们的学生基本加不上分。

为了让学生更熟悉和认同北京,也能回答一些具有北京特色的题目,学校一直借着综合实践活动、军训的机会带学生去北京,参观故宫、天安门、国家博物馆等游人如织的地方。每次出发前,老师们要准备景点材料,学生也要准备好问题,去北京综合实践成为学校的教学“大事”。

令武书育印象很深的是十多年前有次考试的作文题目是“北京符号”,他和很多老师捏了一把汗,怕学生们得不了高分。“有个学生写的北京符号是地铁,他将地铁里看书的人与梦想结合起来,写着梦想属于那些梦醒过后挥汗如雨的人们,在地铁里看书的人就是如此。”看完作文,武书育既心酸又感动,“学生们珍惜去北京的机会,就算坐地铁也是充满好奇、倍加珍惜,北京孩子天天坐地铁,是不会认为地铁是北京符号的。”

特殊的地理位置,也给矿山老师的教研交流带来一些难度。学校虽与石景山教委保持紧密的联系,但是由于距离原因,老师不能频繁到市里参加教研活动,“一去就两天在那了”,所以学校只能派代表到市里录像,录像成为了全校老师们获得教学信息最大的一个途径。高三教师庞丽亚每天都要在网上搜集北京各城区的高考物理模拟卷,自己做过一遍后再把一些好题目“拼接”起来给学生写。

矿山学生渴望“回归”北京

“6月7日至8日,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来临,这是矿山的一件大事,涉及矿山千家万户的利益,也涉及到矿山的稳定大局!”刚刚拿到最新出炉的“2016年中高考实施方案”,武书育校长准备全力部署今年的高考工作。这个北京最远的特殊考点,已经连续十年被评为满分考点。而武校长更希望的是,他的学生都能考上北京,走出矿山。

赵雅楠说她的志愿是考上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去年暑假的时候还去二外门口转了一圈。对外经贸、首师大、北京科技大学……和赵雅楠考上二外的志愿类似,几乎矿山学校所有孩子的高考志愿都是北京院校,因为他们从小接受的一个理念是“你们的归属地是北京”。用矿山老师的话说,学生们从小就对北京充满着仰慕和向往,渴望通过高考“回归”北京。据统计,去年矿山学校300多名毕业生,90%以上的学生都考上了北京高校。

高三理科生李明(化名)是“矿三代”,爷爷、父母都是首钢职工。当被问及自己是哪里人时,李明带着唐山口音说:“我是首钢人!”却不过多提及自己与河北或北京的关系。说起北京,李明说:“那是首都,有故宫、国博和很多科技馆,肯定什么都是好的。”高考,对他而言是实现全家的一个愿望,“我要考到北京去!”

学校中午的午休时间,随机采访几个高三学生,他们说: “我们要继承矿山人艰苦创业的精神,要敢打必胜”。“我一直对学生说你们要‘敢打必胜’,这没什么逻辑理由,就是因为你是矿山子弟,就必须考出去。”校长武书育说这句话时,语音明显提高。

为了“回归”北京,家长们更是做着长时间的努力。一位高三家长说,许多职工做好了退休后回北京定居的准备,“如果孩子考上北京高校,毕业留京工作,我也差不多退休了,到时和孩子一起回北京生活。”这位家长梦想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文/本报记者 林艳 李梦婷

现场

北京高考试卷昨天上午运抵迁安

昨天早上7点半,四辆警车“包夹”着一辆北京高考的试卷押运车,从北京市石景山区考试中心出发,一路警车开道,直奔河北迁安,目的地是首钢矿业公司职工子弟学校。“一路闪着警灯,鸣着警笛,场面可威武了”,坐在押运试卷车上的韩文龙老师介绍说,他们和由矿山派出的2辆警车,实际上前一天就已抵达北京,昨天一大早与北京市公安局的2辆警车汇合后,一同来押送这一“最远考点校”的高考试卷。

在试卷押运车上,还安着一个带有摄像头的GPS定位仪,试卷由北京运往河北的200多公里路,全程都被监控中。而尾随北京高考试卷而来的,还有一车载着近30名北京市监考人员的大巴。

约11点半左右,试卷押运车队“浩浩荡荡”驶入这一“最远考点校”,校长武书育和保密员、监考人员早已在校门口恭候多时。从装在保密箱里的高考试卷离开车身,到送达位于学校教学楼3层的保密室这一段路程,全程还进行了录像,“因为除了学校与北京连接的监控系统,搬运考卷的封闭通道也要有录像,以保证试卷的绝对保密和安全”。

昨天中午前,“最远考点校”的试卷已安全抵达保密室。下午时分,学校又进行了一次全体考务培训会,石景山派出的23名监考员和学校派出的23名监考员共同接受培训,明确各自职责分工后,等待着北京高考今日正式“开场”。

文/本报记者 林艳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9,或E-mail至:web@qzw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