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泉州教育网
培训学校的“聪明”之举和无奈之叹
     中国经济时报    手机看新闻

  

记者在对培训学校调查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不管适合不适合农民工的需求,几乎每个培训学校都开设了电脑培训,而针对农民工需要的一些具体技能像操控车床等,却是学技无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目前农民工培训政策中,普遍存在补贴标准太过笼统、补贴标准偏低且不够合理等问题,造成各培训机构热衷于培训那种市场早已饱和但培训机构有利可图的电脑等科目。”四川、江西、河南等地多所培训学校的负责人这样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

聪明之举:

最爱开设电脑培训课

“从上半年办了一个60人的车工班之后,我们就没有再把精力放在这(农民工培训)上面。”9月初,江西省余干南方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赵志平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国家对农民工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的政策是好的,但是补贴标准太过笼统,没有考虑到基层的实际情况,给予补贴的标准偏低且不够合理,使得一些像南方技校这样有就业渠道、真正想做职业教育的学校无法做下去,而一些只想从国家惠民政策中捞一把的培训机构却从中受了益。

以农业部门组织实施的“阳光工程”为例,按照江西省2008年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阳光工程实施方案(截止到发稿时止,江西省尚未下达2009年度“阳光工程”培训计划——记者注),全省“阳光工程”补助资金按不同培训时间实行差别补助,即培训时间在30天以下的,按每人250元的标准补助;培训时间在31—90天的,按每人360元的标准补助;培训时间在91天以上的,按每人800元的标准补助。

“就拿目前就业市场较为紧缺的车工培训为例,国家规定的培训时间为2—3个月,补贴金额为每学员800元。”赵志平说。且不说两三个月的培训时间太短,学员只能掌握一些基本知识和简单的操作技能,对他们就业的帮助并不是很大。单从培训学校方面来说,由于来学习车工技术的都是一些真正想学到技术的农民工,他们大多都很珍惜难得的培训机会,因此,根本不会像其他培训那样中途缺课,而是争抢上机操作的机会。这样一来,培训学校不但要承担学员占用设备的时间,还需要承担学员上机操作时所需的昂贵的耗材费用。

而电脑等其他培训则不同。他告诉记者,电脑培训除了耗费一些电能外,基本上不产生其他费用。而根据目前国家的有关规定,培训一个电脑学员,2个月时间也能拿到600元的财政补贴资金。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他说。且不说电脑学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会天天来上课培训,仅从投入上看,两者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一台组装电脑的价格只有1000元左右,而一台机床的价格少则数万元,多则10多万元。因此,在余干县劳动就业部门去年确定的培训机构中,绝大多数都是进行计算机科目的培训。

“除了电脑培训有利可图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前些年国内不少职业学校购置了大量的电脑,开展电脑培训不需要增加新的投入。”河南省郑州市农村劳动力培训中心主任郑玉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她说,事实上,这样的培训对农民就业基本上没有任何帮助。一是市场早就已经饱和了,二是让文化程度本来就不高的农民通过1—2月的培训后,与那些经过1—2年专业学习的大中专学生竞争就业岗位,肯定不具有优势。

对此,她不无担心。“如果培训学校只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不能及时更新与市场相符的培训科目,长期举办那些既与实践脱节,又与农民的实际需求有差距,且不能帮助受训者就业的培训,势必将造成更多的农民不愿参加培训,从而影响到国家惠农政策的顺利实施。”

她建议,今后在搞农民工培训时,不要完全由学校根据自身的课程设计来招生,而是应该根据农民工报名时的自愿要求,由政府部门组织有这项科目培训能力的学校进行培训。

事实上,有些地方已经进行了这方面的探索与实践。在江西省万年县,具有培训愿望的农民只要在村里劳动协管员处或遍布各乡镇的就业保障所填写一份就业登记表,把自己的姓名、年龄等基本信息和想学习的科目写在上面,等县里把这些信息汇总后,当某个科目的学员达到开班条件时,县劳动就业部门会及时落实具有该科目培训条件的学校,组织农民参加培训。

据记者了解,这种订单式的培训,不但深受农民们的欢迎,也得到了学校和企业的肯定。万年县雨润伞骨厂厂长罗贤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政府组织的这种培训很有针对性,经过培训的农民不但在技能上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提升,在安全操作、消防意识等方面也得到了加强,节省了企业培训员工的时间与开支。

无奈之叹:

政策宣传不到位导致招生难

“从前年培训了一些人后,去年和今年,华南职校都没有再搞农民工培训。”余干县华南职业技术学校负责招生工作的黄光辉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主要原因就是招不到学生。”

他告诉记者,余干是个拥有100万人口的农业大县,农村人口多达80余万,每年外出务工的农民工近30万人,按理说搞农民工培训应该有很大的市场,但在实际招生过程中,农民对于学校的承诺并不信任,总是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农民工培训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10月4日,余干县诚信职业培训中心学校校长吴军先在电话里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得不到政府的帮助,学校根本就招不到人。他告诉记者,诚信职校开办至今,仅举办过一期针对农民工的培训班。由于招生困难,目前学校已经陷入了难以为继的困境。

来自江西省上饶市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数据显示,2007年,余干县经江西省劳动就业部门认定的培训机构是15家,而2008年只剩下10家。招不到人,开班不足是这些培训机构退出的主要原因。

而江西省财政厅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数据同样显示,2008年,经江西省财政厅划拨给余干县劳动就业部门的再就业资金是587万元,培训人数为3600人。但记者从余干县财政局得到的数据是,实际上,余干只用了45.81万元,培训了1000余人。

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政府官员和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大多把原因归结于农民的观念还没有跟上来,接受培训的积极性不高。

而四川省巴中市某培训学校一位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认为,农民积极性不高的根本原因在于地方政府和培训学校在贯彻党的惠民政策方面,工作尚未到位,做得还不够扎实。

据她介绍,在该校对巴中市某县农民进行的“你心中的惠农政策”问卷调查中,知道粮食直补的占99.5%,知道良种补贴的占98.1%,知道取消“三提八税”的占95.3%,而知道政府对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实行免费培训的只有11.3%。

对此,江西省万年县职业教育中心学校校长齐用生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农民工培训工作涉及到政府的多个部门,仅仅依靠培训机构有好的师资和好的场地是不够的,需要全社会共同来参与。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州网联系的,请致电0595-22500139,或E-mail至:web@qzwb.com